寒戰二觀後感 – 電影與香港今昔的聯想

我都知,今時今日才去看寒戰二的確是有點遲,不過看後感實在思潮起伏,不吐不快。
寒戰二劇照
寒戰二劇照
「寒戰」背後意義是什麼?
導演用寒戰命名電影,表面上是帶出香港警察內部權鬥,隨著劇情發展至第二集,一步步揭示權鬥背後,是埋藏更深厚的政治與意識形態角力。第一集剛開始時,梁家輝將搜尋警車行動代號命名為「寒戰」。郭富城、錢家樂及尹子維隨車出發,車上錢問郭信不信警隊有內鬼,他搖頭並回應:「最出事係個行動代號」。初時大家都對這句對白一頭霧水,時間線至寒戰二,梁家輝於天台閱報,中途兒子及由張國柱飾演的前警隊一哥蔡 Sir 出現。前警隊一哥說,過往的行動代號都是由我改,但竟想不到你會選擇使用「寒戰」。
「寒戰」與「韓戰」廣東話讀音非常相似。而韓戰是冷戰初期的東西方兩大陣營第一次代理人戰爭,南北韓本是同根生,卻因為二戰後新秩序而被美蘇兩國在38度線上無情的劃一道不可逾越的界線,雙方因為互不相融的意識形勢,彼此都在朝鮮半島上白白犧牲百萬人生命。觀看第一集時,觀眾們被導演「舞來舞去」,起初還以為是因為警隊管理層因為爭奪處長之位而互相交鋒,到第一集後段時才交待事情並非這樣簡單。李家俊(彭于晏演)曾道:「我們後面的人,多到你估唔到。」時而第一集,警隊內鷹派和鴿派就似南北韓軍隊,為著不屬於自己的利益而自相殘殺,幕後黑手是誰,就連警察最高層都是蒙在鼓裡,更何況在最前線的士兵呢?
英文 Cold War ,通譯冷戰,當然譯成寒戰也不可以話你錯。第一集臨完結之前,梁郭兩人在政府總部外對談。梁更正郭之前的說話:「不是所有戰爭都是非必要,而是二戰本身就是一場可以避免的不必要戰爭。」指出警隊內鬥完全是不必要的戰爭,挑起派系鬥爭是另有奇人。「The unnecessary war」是邱吉爾回應羅斯福如何看待二戰,並且載於邱老著作二戰回憶錄第一章 The Gathering Storm(亦是郭富城晉升成為一哥後,於坐駕上閱讀的那一本書)。最早洞悉到冷戰將會發生的亦是邱吉爾。於二戰後期,盟軍於歐洲西線戰場全力反攻,第三帝國節節退敗。他明確指出當盟軍戰勝納粹黨後,歐洲大陸將會出現權力真空,取代納粹主義的將會是蘇聯的共產主義,單憑英國之力,難以抵抗紅軍席捲東歐。邱吉爾畢身反共,他希望借美國實力在歐洲維持勢力平衡,但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和杜魯門都不採納邱吉爾的意見。The rest is history,邱吉爾不幸言中,長達五十年的冷戰捲即在二戰結束後展開。冷戰期間,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交鋒前緣,在歐洲是柏林;而在遠東地區,香港無出其右。
 
戲內戲外的反差
世界歷史上未曾出現過一個地方或城市,由資本主義下的殖民地過渡成共產主義政權下一特別行政區。在寒戰二甫開頭,有約五秒的高空鏡頭,西環的中聯辦大樓疉於畫面中間,及後畫面轉到金鐘的警察總部對外,警察儀仗隊奏鳴風笛,送別於上集殉職的林家棟,突顯香港即使是中國治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仍是蘊藏深厚的西方色彩。遺體送別儀式配合郭的英文演辭,強調警隊不為任何野心家利用,背後意義昭然若揭。我深信每一位香港觀眾看到這一幕,相比戲裡戲外,定當百感交雜。
由發哥飾演的簡奧偉,有朋友已經介紹過角色或許參考大法官張奧偉。他的一舉一動,衣著、起居、家居佈置、愛好等等,全是英式格調,象徵前港英時代的藍血貴族,也是英廷以華制華方針之重要管治力量。由李子雄演出的律政司司長出面游說發哥出任權力及特權法的聆訊,已經是行政干預立法。發哥以相機論回絕邀請:「Digital 的確是好吸引,但係我都係喜歡用Analogue。」即使時代轉變,做人原則是恆久不變。面對利益、權力誘惑,又有幾多人能夠保持絕對清醒,堅守本業?然而現今香港,堅守者稀:棄守、出賣靈魂者眾。
劇情內外與現實重疊
寒戰一梁家輝講過警隊的敵人從來都是自己人,第二集印證了這句說話。前一哥蔡Sir 暫時是整套電影的大佬 (但充其量他是一個小Boss,負責執行任務,穿針引線,而非幕後黑手)。而警隊高層遭滲透也並非因劇本所需而杜選,有興趣可以查看維基百科「曾昭科案」,即使案件發生超過50年,有關這宗「香江第一諜案」的網上資料極少,現大多數的網上有關此案之文章大都刊載於中資傳媒,可見雙方政府都對這事諱莫如深。
寒戰整條戲軌都是 EU 車失蹤,案件引發一連串事件並非純粹勒索警方、也非單一恐嚇突襲,而是牽涉多方政治角力。香港的政局,2017年特首選戰臨近,選特區首長,並非單單香港人的事。梁家輝對李子雄說:「特首這個三煞位,你都願意會去坐,你背後一定好大勢力吧?」劇中一眾政府高層於雪茄吧中指點江山,盼藉寒戰行動失敗,拉一哥郭富城下馬,繼而要郭的上司保安局局長陸明華 (劉德華飾) 問責下台。一來能夠去除特首跑馬仔的勁敵,二來能夠安插自己人進到香港保安機關核心。
及後,郭富城查到涉及城門隧道槍戰的疑犯,全都是已在1995年「死亡」的前警務人員。1995年警察政治部解散,回歸之前曾任職該部門的員工將會得到英國居留權離開香港,所有秘密檔案亦在97前運回英國本土,以防回歸後敏感資料落入中方手中。在影片後部,前處長蔡Sir 搭飛機離開香港,有一鏡頭是影著他使用英國護照 Check-in,相比於現世,這一幕就變顯得相當有趣:手持某國護照的,也不代表是要為某國效力盡忠。君不見某老翁已被公認持有英國公民身分,在傳媒上面不改容譴責佔中人士,並高叫做個驕傲中國人?又或一眾在位高官,又有幾多人會響應國家號召,把自己的兒女送到一帶一路國家進修留學?誠言政治就是厚黑之道。
未曾解決的問題:
劉德華所演的陸先生於第一集已經是保安局局長,第二集時又因頭馬郭富城搗破間諜陰謀,相信又能夠得以加官進爵,並有機會問鼎戲內的特首職位。 (繼金雞二之後劉德華又能夠當特首了!) 有關陸先生的背景,我們所知不多,如果能夠有更多他的戲份,相信可以讓觀眾更理解為什麼一直有一班人非要拉他下馬不可。
1995年梁家輝是O記的阿頭,從寒戰一廉署偵訊過程中,我們只知是當時梁瓦解了一個黑社會組織,曾參與行動之警察為了人身安全改名換姓,遠走高飛。但又為什麼於第二部時,梁家輝會與同僚說:「你當時為我孭了個黑鑊」呢?當年他與一眾手足到底偵查什麼案件,曾接觸過什麼人,又與今天的劇情又有什麼關係?
犯駁之處:
按理,就寒戰行而召開的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聆訊應該會是閉門會議,因為當中涉及太多政府內部保安機密。於第一集片尾時,寒戰行動仍未完結,尚有在逃疑犯,故為公眾安全而將行動報告列為機密。回顧歷史,立法機構亦曾經使用該條例去調查高官職位異動,聆訊過程全為保密,會議結論至今未解封。
郭富城透露自己有一隊Clean Team 正在港大研究室調查,蔣志光得悉後立刻使槍手前往圍剿。但終歸行動失敗,理應蔣志光及其同黨會理解是郭富城使出引蛇出洞,測試警隊高層忠誠,同時找出對手破綻。但他們卻沒有立時轉換EU 車的收藏位置,同黨卻一直在廢車場Hea 等。
後記:寒戰系列題材新穎,導演相當聰明地利用了香港獨有的時空與及政制,於政府不同組織之間鋪墊故事,表面談政治明爭暗鬥,諜戰連場;底裡讚歎香港法制建全,並使用雅俗共賞的電影手法向世人表達即使香港回歸十九年,她仍是一個行使普通法的先進城市,並非一個簡單的中國沿海商業城市。

歡迎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