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炎熱的一天,最難行的麥理浩徑第三段

對上一次行麥理浩徑第三段,都已經是六年前。還記得那時上山是煙雨綿綿,滿山迷霧,霧裡看花,前路難辨。今次重臨舊地,適逢是熱浪襲港,全港大部分地區都36、37度,別說去行山,就連外出走走都有機會中暑。一行近廿人的行山團,能夠平平安安下山,沒有見報已經「偷笑」。

登牛耳石山 – 最難走的路段,最惡劣的天氣

麥徑三起於北潭凹,止於水浪窩,全長約十公里。該路線穿越三座高山:牛耳石山、雷打石山和雞公山,三上三落的路程被喻為麥理浩徑十段內最難走的一段。

我們在下午二時上山,剛好烈陽高掛,太陽無情灼燒每一個行山客。十多人的團隊,有老有嫩,有高手有新手。離開北潭凹,隊伍已經瞬間分成兩大節。年輕力壯組,無懼酷熱天氣,火速赴往山頂;先進組別則守在較後位置,同行多位新手,甫出山就要面對如斯惡劣天氣,已經行到氣喘如牛,滿面通紅,我們只好減慢步伐,叮囑各位成員一路行一路補水,控制自己呼吸,以免體力不支。

由牛耳石山遠望馬鞍山一帶
由牛耳石山遠望馬鞍山一帶

「今日行到,之後你乜野山都行到架啦!今日頂得順,之後無野難到你!」同行有參加今年毅行者勇士,首次征戰,就遇上最艱辛的路段,最惡劣的天氣,要是能夠支持過去,距離完成100公里比賽又的確近了一步。

嶂上補給站:許林士多

一小時候,抵牛耳石山頂,太陽繼續無情。我帶了2.5公升水上山,上到山頂時只餘一半,心感不妙。同行有資深山友大叫:「唔怕,前面就係許林士多,應該仲有得買水補給嘅!」對!麥三非常重要的Check Point ,是位於嶂上的許林士多

嶂上的嶂,音讀障,意即山之高險者。故名思義,該地位於深谷中,地處偏僻,與世隔絕,就連手機訊號也不穩定。

我為什麼想不起,是因為我幾年前到臨,許林士多沒有開門營業。

許林士多,是麥三的重要補給站
嶂上許林士多是麥三重要補給站

 

根據蘋果日報訪問,許林士多由許林老先生開辦,現在店子由許林之子許毅文打理。士多中販賣的飲品食物,全都是老闆由山下挑上來,他指著枱面上的挑桿說。 「我通常都會走海下路上山,那邊上來比較近。」

許林士多所販賣的物資,都是由許生用這根擔挑,由山下搬上來
許林士多所販賣的物資,都是由許生用這根擔挑,由山下搬上來

 

之前沒有印象來過許林士多,因為當年前來時,士多沒有營業。許林士多通常在星期五或週末、日營業,有時人多,士多物資都會售罄,故不要大安旨意可以在山頂上補給。

連小狗都熱到不願跑動了
連小狗都熱到不願跑動了

雷打石山

離開許林士多,還有約三分之二路程。雷打石山是第二座高峰,該山有個極明顯的特點:山頂旁有兩塊巨石搖搖欲墜。幸好,麥徑三段路途不用登上雷打石山山頂,行有餘力,當然可以登高望遠!

雞公山

雞公山是麥三最後一座山,越過它就可以下降至水浪窩。它高399米,即使不高,但因為很多遊人都在前段路程花費大量力氣,到雞公嶺時都已經少過半條人命。登雞公山之時,已是黃昏,即使空氣質素欠佳,不過金黃色的太陽依舊映照整片山頭,很是好看。

麥理浩徑第三段:雞公山山頂
麥理浩徑第三段:雞公山山頂

得知有部分組員因為時間和體力問題,最終未有登上雞公山。他們榕北走廊,由嶂上下降至鯽魚湖離開。另外一提,麥徑三有不少中途撤出點,天氣炎熱,力有不逮者,切勿勉強前行,進有時退有時,山中只能保持謙遜,不能逞強冒強。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