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發燒入院,兩父女在醫院隔離的奇幻經歷

Vincy Got Sick

父母親的夢魘就是小朋友發燒。 最近小女兒發燒住了五天醫院,我和她經歷了奇幻又難忘的經歷。

小朋友發燒初期,病徵不明顯,容易忽視。

小朋友生病不懂得說那裡不舒服,唯一你知道之病徵就是:食慾下降,心情悶悶不樂、對玩樂提不起興趣、睡眠時常會驚醒。因為小女兒同時正在出牙齒,我們也以為她是口腔不適令到她有以上情況,所以起初也沒有太過著緊。

一天後,她午睡時沒有出汗,再摸摸她的額頭、腋下、雙手、雙腳燙手,那就肯定是發燒了。家中沒有耳探熱針,只能用了腋下探熱針, 一探得知38.5度。後來醫生說,若果腋下是38.5度,那體温就有39度了。量度小朋友的温度,都以耳温為最準

小兒發燒成因眾多,要證實病因也不容易。

我立時抱著女兒到附近的兒科診所,私家醫生說小朋友發燒的原因好多,短時間好難可以判定。最常見的有出玫瑰疹、麻疹等、又或者是流感、又有可能是尿道炎。三者初始共同病徵都是發燒,醫生初步排除了流感,一來現在不是流感盛行時間,而且小女兒沒有打噴嚏流鼻水等病徵。醫生建議留下小女兒小便樣本,利用試紙可以測出是否有尿道炎。

不一會,小便樣本令我們大嚇一驚:尿液呈紅色,大便也是黑黑綠綠。 回到醫務所後,醫生用試紙檢查後,立馬叫我們準備入醫院,因為初步發現有白血球和紅血球,是尿道炎的跡象。他把轉介信交給我,著我交到去急症室醫生。 我當時也心中一沉,只顧快速回家,準備好要小女住院的物資和文件。

人生第一次進入負壓病房

最鄰近有兒科病房的醫院就是大埔那打素醫院。去到急症室, 大約等了一小時再被安排上病房了。因為武肺關係,所有新入院之病人和家人都被當作 COVID Positive,第一步就會被送上隔離病房。大吉利是都要講句,這是人生第一次進去。病房門口有兩道鐵門,有點似電影內的太空艙 AirLock。門後有兩個嚴陣以待、全身著上保護衣的護士姐姐在等待我們。老實講,我當時只是穿著短褲、拖鞋,對比之下我也忍不住發笑。

我和女兒被告知要留在隔離病房一晚,等待COVID 是陰性後才可以轉到正常病房。 其中醫生又要幫小女兒抽血和抽尿作種菌,檢查是否有細菌感染。 醫生建議我走到廁所等候,因為他們也明白父母看到兒女大哭會心痛。到今天我都好記得女兒目送爸爸離去,哭哭啼啼張口雙手想要爸爸抱抱的一幕。

我在廁所內只是聽到小女在大哭,沒有事情可以幫到手,感覺十分難受。以前不明白父母的恩情,今天終於有切膚的體會。

當醫生完成檢查,叫我出來時,小女兒已哭到淚流披面,眼也紅腫了。 我立時抱著她,緊緊到擁在懷內,她還在瑟瑟發抖,她方才真是害怕極了。 我抱著她,摸摸她的頭,輕輕地搖搖她,她就好快進入夢鄉了。

這晚相當漫長。

武肺下禁絕外訪探病

疫情下,探病是不容許的。 若果入院者是六歲以下的小朋友, 可以由一位家人陪同和照顧。 不過陪伴的要求也很多很麻煩

訪客 檢查安排
已接種兩劑 2019 冠狀病毒病疫苗並於 探訪前滿 14 天的訪客 可豁免檢測(須出示疫苗接種紀錄以供核對)
其他訪客,包括:
(i) 沒有接種 2019 冠狀病毒病疫苗
(ii) 只接種一劑 2019 冠狀病毒病疫苗
(iii) 已接種兩劑 2019 冠狀病毒病疫苗
但探訪前未滿 14 天
進行核酸檢測,提供探訪前 72 小時內的陰性核酸檢測結果。核 酸檢測服務詳情可瀏覽網頁: https://www.coronavirus.gov.hk/chi/early- testing.html

每天進院時,又要填寫申報表格。每天姑娘都會找我要求填寫,又要測度體温。

轉移到兒科普通病房

翌日,我和小女兒的COVID 測試都呈陰性,很快就被送出隔離室。 普通病房有四張病床, 收納著一歲以下的小朋友。 入院原因都離不開發燒、肚瀉等。我和在旁的家長談天,他們有的都住了3-4天。因為要等報告結果才能離開。 其他一位媽媽說都試過小孩子患上尿道炎,要在醫院住上五六天,因為要完成整個抗生素的療程! OMG, 那豈不是有五天不能洗澡?!

開頭的一天是最難挨,因為我們對環境感到陌生,小女欠缺安全感。 只要我一離開她,她就會哭成淚人。我第一天只是去了1-2次洗手間。即使我飛快如廁,回來時小寶已紅哭到口腫面腫了。 姑娘們曾經好心地想抱抱她,但是小女兒一把手就推開了姑娘的好意。 病房內的姑娘們都給小女起了個花名:「小辣椒」。 一天不夠,小辣椒的大名就傳遍整個病房了。

爺爺買了麵包超人公仔,是小女在病榻中的安慰
爺爺特意買了麵包超人公仔給孫女,是她在病榻中的安慰

在病房中只有等待。 等待檢查報告結果,等待醫生巡房,等待探熱和打抗生素,等待三餐⋯⋯小女兒在病房中表現躁動不安,時常發脾氣,牙牙學語時會說爸爸媽媽,是掛念家人的表現,她真的好想離開這個不舒適的環境。最明顯就是小寶每晚都會驚醒, 要爸爸在旁邊抱著她才可以安然入睡。 看到她悶悶不樂的表情,但又無能為力,父親也是很心痛。

看到小女右手上的針孔就覺得好心痛。明白情願自己病也不想子女病
看到小女右手上的針孔就覺得好心痛。明白情願自己病也不想子女病

小兒出玫瑰疹

醫生告知種菌結果是陰性,沒有發現在任何細菌,檢查血液也沒有異常,基本上排除了尿道發炎的可能。 若果小朋友退燒,然後皮膚出現紅疹,那就可以斷定是出玫瑰疹,這就是最好的情況,因為一出疹就代表已經痊癒。 然後我幫小女洗澡時都會留意她的面和頸部,果真發現一堆堆的小紅點。我拍下照片,醫生一看後就立刻安排出院了。 Thanks God! 我們終於在第五天出院,可以趕及中秋節前離開!

醫院隔離了五天後,已覺得恍如隔世
在醫院隔離了五天後,已覺得恍如隔世

爺爺嬷嬷在病房外迎接,小女見到老人家就喜上眉梢,抱住嬷嬷緊緊不放。看到她開心又滿足的笑容,我們都放下心頭大石。

最後,要多謝媽媽的遙距支持和鼓勵,無論是小寶或是我,在Video Call 中看到媽媽都會感到絲温暖。

多謝爺爺嬷嬷每天帶來食物和補給物資,使到在院內的五天不至變成原始野人。

還要多謝大埔那打素醫院兒童和青少年科病房中醫護人員以及主診醫生羅啓峰醫生的專業服務和支援。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歡迎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