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佔領時代

每天工作都會路經金鐘夏慤村,打從928起,幾乎每天都會在佔領區行著走著。由盛夏走到初冬,我也沒有想過佔領能夠維持七十多天,也許這是香港人已經衝開了「和理非非」的關口,以往的行禮如儀的遊行集會,已經宣告破產,因不單對政府毫無意義,而且也會被年輕一輩徹底摒棄。同時,今次雨傘運動的最明顯的短暫「成果」,就是令到鄰近國家的選舉有了微妙的變化。台灣,國民黨大敗,同時也顯示了中共以經濟攻勢「統一」台灣策略遭遇到重大挫折,香港成為了一國兩際的最壞示範;日本國會改選,Huff Post JP 亦將香港雨傘運動佔領者的心願編輯成網站頭版,呼籲日本國人要珍惜得來不易的選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前路。
繼續閱讀 “後佔領時代”

「打爛七百萬,得到十三億」

在金鐘拍攝時,有一些市民走過來談天。談天時我們也在研究,佔領運動發生了,過了五十多天,依然毫無寸進,亦是時候要檢視策略的時候。

五十多天過去,佔領運動膠著

有朋友在說,今次的運動是全民醒覺,要起來的市民也都起來了。既然大型佔領都未能有效迫使政府讓步,那就不如政治問題政治解決,讓市民動搖現有的政治版圖:好像立法會的功能組別,也未必好似想像般閒人勿近,平民也有方法去成為當中之選民;又有些區議會選區都因為無人出來競爭,導致一名候親人自動當選。搶佔這些政治空間也是有效的方法呀……

旁邊的太太就認為:對呀,我也同意運動要「落地」,但是我們面對是相當龐大的建制選舉機器,蛇齋餅糭,一車又一車的鐵票車到去票站,面對這樣的攻勢,我們很難打得羸的。很多人都覺得佔領運動是阻住他人搵食,又或者是拉布阻撓民生問題,可是有很多人也不明白,政府每每說要花上數以億計的工程項面,有幾多是便民政策?99%都是那些大企業、大判頭得益,他們得利後,再用盈利之中的一百幾十萬來分餅仔,這樣是讓平民百姓真正得益嗎?我想很多人也不明白。如果要遍地開花,佔領人士一定要將這種思想向大眾公佈呀!

那時候,旁邊一男子又插咀說:「打爛七百萬,贏來十三億」,香港實在有很多人抱有這種思想啦,而且大部分都是位高權重的人。他們打爛了香港,可能真的可以逃之夭夭,可是我們呢?這次真是無後路可退了。五十多天過去,如果也不想想方法去轉陣的話,那真的是平白浪費了9月28日一眾市民頂胡椒、挨煙彈的心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