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 Terrace House,談 Netflix,也談網絡生態

Netflix近來成績斐然,海外用戶增長居功至偉,股價也是大放異彩。我雖不是正宗的電視劇集迷,不太愛煲劇,但也喜歡在上、下班車程中,在手機用使用 Netflix 欣賞一些有趣節目,而《Terrace House》 正在我的最愛劇集序列當中。 繼續閱讀 “談 Terrace House,談 Netflix,也談網絡生態”

正義:一場的思辨之旅 - 香港電視與香港世事

沒有人想到,電視牌照會弄到滿城風雨,過去兩星期,政圈、娛圈風高浪急,香港人沒有權利去選特首,今天連選電視台也沒有機會,只餘下兩隻腳走去公民廣場,一張口在鐵屋吶喊。左一句一籃子,右一句行會保密就是黑箱作業的最佳盾牌。十月前,若高等院校邀請王維基,大都是談公司管理、企業管治,沒有想過,今天他來臨理大是和同學講公義、談夢想。也許正如他所言:「至今發牌與否已經不是至關重要,最重要的是香港是否仍是行法治、講公義的城市。」


論製作
觀眾厭倦了無綫的「樣板戲」,故很期待港視製作的《挑戰》。「我們派員到越南的韓松洞拍攝,那個洞大到可以容納到一架民航客機!同事們為了拍攝,也要接受連串體能訓練,當時有位攝影人員在練訓期間從高處墜下,命懸一線。我看見他血流披面送入醫院,醫生跟我說:『快點叫他的太太來!他很可能支持不到!』此時我真的很恐懼!不過幸好那位員工已經漸康復……我們拍攝如National Geographic的節目,是希望香港人能夠有冒險精神,這個是很重要!」

即使港視未獲發牌,有同學希望王把《警界線》製作成為Blu Ray DVD發行,因為香港人都很想看全篇劇集。「十八集的《警界線》,公司投資了二千五百萬元,賣 DVD 根本不能回本。王早前去過中大分享會,看見數以千計充滿希望與期待的眼神後,決定實行更 Risky 的計劃,「腦裡有Plan B、Plan C和Plan D,希望能夠把已拍好的劇集跟觀眾分享。」

論專注
未賣出香港寬頻之前,王維基是無綫電視的廣告大戶,當時無綫電視還是由邵逸夫爵士「打骰」。王維基很欣賞邵爵士的專注,「他(邵)很愛電影,每天都會在自己的家庭影院內看幾套電影…現在經營電視台的人都有其他生意,我想不會再有人會好似邵老般經營電視台」。電視台是創意工業人才培訓基地,亦只有電視工業是需要日以繼夜不停製作,台前幕後的人才會有不斷練習的機會,那才會有過去香港電影、電視工業的輝煌成就。曾經,我們都十分期待王維基能成功掀起電視台革命,但如今革命失敗,「日後即使再有人出錢搞革命,也沒有兵士會出來衝鋒陷陣。」

論失敗
王維基自言一世行運,在大學讀書時已經開始做生意賺錢,從IDD 長途電話到香港寬頻,事業都是無往不利,直到今年十月電視大亨夢碎,有同學問他這次是否他人生最大敗仗。「我已經五十二,Steve Jobs 逝世是五十六歲,所以我還有四年時間(眾人大笑),但你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人生的路不可能是一帆風順。我亦感激上天給予了我很多歷練的機會,我相信沒有事情是白費心機。愈上困難,我會當作是行100 公里的毅行者吧。」

「沒有分手不能用時間去凋淡…」對於能否發牌,王坦言不再存有希望,即使仍有數以萬計的群眾走上街頭,圍堵立法會。主持人覺得人民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視,就如 2003 年七一遊行和 2012 年反國民教育,都是群眾力量彰顯成果。王覺得兩件事情的性質並不相同:「廿三條和國民教育當時仍在公眾諮詢階段,但今次發牌已由行政會議拍板,結果塵埃落定……而其實香港電視只是商業機構,它存在與否對大家沒有直接關係,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居住的香港,還是不是一個行法治、講公義的城市呢?」

「從前我們住在香港,今日我們住在一個叫作香港的地方」梁治一年多,愈來愈多人考慮移民,因為香港變得愈來愈陌生。風眼之中,我們定當珍惜仍擁有的權利,正如王所言:「特首不可能當上一輩子!」


一場由電視燒起的大火

王維基所創立的香港電視HKTV,被梁振英以「一籃子」理由拒絕發牌。政府明刀明槍違反程序公義,捨法治而重人治。一石激起千重浪,整個香港都被這個消息震撼。即使常言話「東家不打打西家」, 但這並不適用於香港的電視圈。沒有了在TVB 的登台機會, 幾近失去了整個香港娛樂市場。在新政府總部前,不論老中青左右忠奸的藝人,與及黑衣人海,又一次齊集在公民廣場,彰顯公義的力量。
繼續閱讀 “一場由電視燒起的大火”

免費電視發牌有感

從來未曾見過有一個facebook group 能夠在一個晚上累積廿萬怒氣沖沖的網友。即使如上年的反國教運動般群情洶湧, 我也沒有見過如「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般, 有近200位認識的朋友讚好。

更多的免費電視台, 不只是為觀眾提供更多的選擇與及更高質的節目製作, 更重要是重新振作整個創意行業。早前王維基的訪問曾經講到: 「一個能夠為TVB 編寫一齣收視超過四十點收視的編劇, 為公司賺了幾百萬元廣告費, 他的月薪只是22,000元, 我覺得並不合理。」一台獨大, 前線演藝人員沒有選擇, 後勤人員沒有選擇, 連廣告商也沒有選擇。八十年代是港劇輸出外埠的年代, 今天七百萬人每周末晚上都要忍受「哈哈哈 X 2046」以及「煮個麵你食煮左廿年」等荒謬情節。禮失求諸野, 現在年輕一輩已是由美劇、台劇、日劇、韓劇湊大, 對於港劇嗤之以鼻。冰封三尺, 非一日之寒, 因為我們已經失去了近廿年的的造夢空間, 我們的創意人才根本沒有起飛的跑道。

大氣電波是珍貴的資產, 廣播頻道的確能左右城市市民的所思、所想、一言、一行。即使今天互聯網 web 2.0 或以後將會有更強大的力量, 但免費電視的滲透能力 (說清一點也就是洗腦能力) 的確是比現在的互聯網強大, 因為受眾根本沒有得選擇接收的內容。這也解釋到網友們連「仆你個街, 亞視來既喂!!」都廢時講之下, 王征等人仍不輕言放棄牌照, 因為電視台就是一個絕佳的言論陣地。大家都見識過ATV 焦點在反國教一役的取態以及TVB 東張西望報導碼頭工運時的偏頗, 唯有競爭, 報導才會有更多元的角度, 更深邃的分析, 以羸得觀眾的認同。香港能夠在國際上備受尊重, 是資訊可以自由流通, 多方面的意見都可以表達, 而這個也是香港在後信息時代能夠與亞洲各國打拚的尖銳武器。

政府內部指出香港只能容納四個免費電視, 既然香港是服膺市場經濟, 市場問題就應市場解決, 汰弱留強, 從來都是商業生存法則。王維基今次連閘也不能入, 政府就判了他死刑, 必不能服眾, 同時也留下「政府使橫手」的極壞印象。今晚, 民意大象又再脫籠而出, 香港人要守護的不只是看高質節目的權利, 更是香港的competitive 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