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年前的)鳳凰山觀元旦日出

幾年前,還後生時,除夕夜都會和朋友商量去某某山頭看新一年第一個日出,取其好意頭:登高望遠,來年事事順利。要數最經典的一次就是一行差不多20人,大夥兒浩浩蕩蕩地登上鳳凰山。那些年,大家都喜愛去鳳頂,因為都愛那變幻莫測的雲海日出;二來,鳳凰山是香港第二高山,也是普通人能到達之香港最高點。(大帽山山巔是禁區) 繼續閱讀 “(N年前的)鳳凰山觀元旦日出”

與Fitz 及 Lantau Basecamp 同遊大東山與南大嶼山郊遊徑

秋冬上大東山看芒草是常識吧!春天時節去大東山行山,這倒是第一次,山上除了雲霧,都是雲霧。 繼續閱讀 “與Fitz 及 Lantau Basecamp 同遊大東山與南大嶼山郊遊徑”

週末短遊 大東山行山賞芒草

天氣轉涼,秋意姍姍來遲,身邊的朋友都在問道:「喂,不如一齊去大東山行山囉?我想去睇芒草呀。」我心想,秋冬時分的大東山又變成另一個旺角了。據本人非精準統計,問這個問題的朋友,通常都是比較少行山的一群。當他們看到朋友在FB 分享,又或者報紙雜誌報導之後,就會腳癢癢想出走。

繼續閱讀 “週末短遊 大東山行山賞芒草”

週末「不」短遊 遠征東狗牙

狗牙嶺位於南大嶼山郊野公園,其北面是全港第二高之鳳凰山。該處被稱為狗牙嶺,大概是由鳳凰山方向望過去,高低起伏且陡峭險峻的山峰活像狗牙般鋒利。在山脊行走,也彷彿於獵犬的利齒中爬行,真有「歷劫過後,狗口餘生」的感覺。


繼續閱讀 “週末「不」短遊 遠征東狗牙”

大嶼山的海豚,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

當中華白海豚都離開香港大嶼山水域,我們又可以去那裡?

在筆者眼中,大嶼山並不是醜小鴨、也不是腳趾尾;當然,在當權者眼中,大嶼山除了是個無可估量的大金礦,也是政治投誠的籌碼。然而,對於生活在大嶼山一帶海域的海豚,大嶼山依舊是大嶼山。

洪家耀博士(Samuel),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自九十年代投身本港鯨豚保育事業,也希望視之為終身職業。我們視中華白海豚為香港的象徵,可是近十年來,由於來往珠江口及澳門的船隻愈來愈多,是直接減少白海豚數量的主因,「十年前我香港水域有超過150條,但到了2012年,只剩下61條。」Samuel 亦對政府近來意圖開發大嶼山感到憂心,「機場第三條跑道、港珠澳大橋、東涌、大小蠔灣、交椅洲等地填海計劃、石鼓洲焚化爐、東大嶼發展第三都心等,上述工程都會把白海豚趕入絕境。」

繼續閱讀 “大嶼山的海豚,會不會是香港人的前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