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九廣揭露 攝影 行山 訪問 遊記

三人流浪 攝於天地之間 – 「流浪攝。」專訪

「我們一路堅持披星戴月上山拍攝雲海、星河、崇山、峻嶺,其實是想讓沒有機會去欣賞香港嬌艷奪目自然風光的人能夠知道,香港除了高樓大廈外,仍有很多地方是相當美麗,是值得我們去守護。」Facebook 山野攝影群組「流浪攝。」首領聯師兄與隊友Tony 和露伊,三個人,一道氣,花了整個2013,遊走數十個山頭,拍攝了數以百計的香港郊野相片。有人性,鏡頭裡總有豐收。2013年底,三人在文化中心舉行了相展,吸引無數朋友前來欣賞。2013,是流浪攝的豐收年,畢竟在2013年伊始,他們亦沒有想到能夠走到這樣遠。

在天朗氣清的環境下,踏著單車來到百年燈塔前合照。 (左起: 聯師兄、Tony和露伊)

筆漏痕的流浪攝

筆者亦愛好攝影,第一次認識流浪攝,也是始於facebook,不過吸引我注意的並不是懾人的自然風光,而是「流浪攝」三個字。在facebook 分享的相片,都會被攝影師打上「水印」-那通常都是電腦字體,不過「流浪攝」一反潮流,以行書書法作為水印,不會突兀之餘,更有畫龍點晴之效。「我要好感激教我寫書法的老師,」露伊自幼學習書法,第一代「流浪攝。」三個字就是出自她的手筆。「我們第一次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那我就寫下「流浪攝」三隻字以便出版,但後來覺得字型與風景相當配合,那就沿用吧…….之後上書法班時,我跟老師提及「流浪攝」的理念,他又肯幫我們題字。兩天之後,老師用行書題了「流浪攝」三隻字,那「筆漏痕」的筆觸相當乾淨俐落,亦點出了我們浪遊天地之間的無拘感覺。」

第一代「流浪攝」字體出自露伊手筆

 

第二代「流浪攝」字體出自露伊書法老師之手,更見氣勢

 

多謝幕後軍師

露伊是影聯攝影學會的成員,會中的導師也給予她很多實用建議。「舉辦相展,我們要預早一年時間向香港文化中心申請場地,當時我們還未開設facebook 專頁呢。」露伊相當感激她的攝影導師陳SIR 和周SIR,「導師們見我能夠找尋到一班志向相投的攝影朋友,為著同一個目標主題去拍攝也替我高興,他們建議我們要開設網站,透過風景照片讓更多人知道你們的想法。而事實證明他們的眼光沒有錯,我們也沒有想過2013年能夠接受多次傳媒訪問。」

鏡頭裡總有豐收

為期四日的相展, 三人都花了很多心血去準備,Tony 挨了數晚通宵去鑲裱相片,那段時間的確是很辛苦,「但當看見自己拍下的數碼相片輸出成為A2 尺寸的硬照時,感覺真是好奇妙!」

準備相展的過程

相展橫跨周末、周日及閒日,聯師兄和Tony 都覺得周一、周二相展可以「無人駕駛」,不用特意請假來看檔,因為前來的人不會太多。但第一日開幕,就已經是萬人空巷了。「很多朋友因為facebook 宣傳而前來,他們的回應就令我們最感動,有一位觀眾他跟我說,你們去的地方,我都去過幾遍了!但是我總不能拍到你們遇見的風景,也不能找到你們的拍攝角度。真的很多謝你們發掘香港最美一面!」更有攝影前輩看完相展,走到Tony 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再簡單一句:「你地好叻!做得好!」溫馨的片言隻語,已經是三人奮力前行的推動力。

觀眾的支持就是最好的鼓勵

相展通常都不會有導賞,但流浪攝經常都要兼任導賞員,因為觀眾很想知道每張相背後的故事。首領聯師兄常被問及:「咦!呢度邊到呢架?乜香港都有雲海架咩?」「香港的確有雲海,不過相當罕見,整年都不會出現超過十次。碰巧兩次我們身在大東山及大帽山,那就可以攝下懾人的風光。」

大東山雲海: 月下雲海翻波,把整片大地都淹沒了。

 

同樣是大東山雲海: 金光燦爛的太陽從厚厚的雲層爬上來,把雲彩都渲染了金黃色。

 

狗牙嶺: 從閻王壁經過無盡的碎石路,下降到海拔700米處,雲霧忽然散開,險峻的狗牙絕嶺躍現眼前

 

大帽山: 天朗氣清的晚上,絶對是拍星流跡的最好時機。

不過印象最深刻的一定要數在吊燈籠山頂的飄浮相。而Tony講起也有點火氣:「我們登上吊燈籠剛好日出,聯師兄就爬上了標高柱上跳起,露伊又用相機凝固了聯師兄騰空一剎。露伊即時就把相放到facebook,豈料會引起大風波。網友們力指我們的相片造假,又話不可以在標高柱上跳,會教壞小朋友之類的說話,言論甚具挑釁性。」攝影師露伊就有點氣忿,當時出相純粹為了分享,竟想不到會引來部分人圍攻。首領聯師兄就沒有太大反應,他覺得照片上載到facebook 就一定會有人講,不過攝影也是創作,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到,只看你們敢不敢去試,一句「造假」就否定一切,那對於創作者來說太不公平。

或者只能說,我們對標高柱有特殊喜好。。亦是這張相在網上引來意想不到的圍攻。

 

展望2014

2014年的「流浪攝」將會跳出地球,邁向宇宙銀河。筆者已在露伊的個人facebook 上看到名為「玫瑰星雲」的照片,而她已經添置了相關攝影器材,迎接來年深空攝影。

深空玫瑰星雲,它離開地球5200光年。能夠拍攝到這張照片,她相當感謝「不動明王」及一眾攝星朋友的幫助。

另外,聯師兄和Tony 亦不會停步,香港還有數百個山嶺未被征服,「我們之前去了馬鞍山的靈猿守谷和彌天棧道,但因為時間所限未能到達預定目的地,也是一級險地:象門、象額,還有一眾只出現在金庸小說的地方名:如大嶼山絕龍谷、簷崖四壁等,我們都希望能夠在2014年一圓心願。而且,我們還望在2014書展前出書,將美好風光呈現在讀者眼前。」

芙蓉別的全景照片
鶴咀: 來到盡處的海岸,面前是一個巨形的海蝕洞穴,由於外表極像一只巨蟹張開兩臂伏在地上,人都稱它為蟹洞。

 

自殺崖: 名字和地勢同樣嚇人的危崖,卻可盡覽整個繁華鬧市。

流浪攝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WanderingPhotography
詳細訪問:  三人行 流浪攝 攝下香港綺麗自然風光
鳴謝受訪者提供所有照片。相關訪問可詳見面書專頁

歡迎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